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报销恶梦学者吐槽科研经费

2019-03-15 17:36:36

报销恶梦:学者吐槽科研经费

一期《文汇学人》刊登了这篇谈报销恶梦的对话体(两个虚拟人物),继续犀利吐槽高校科研经费体制。

学界中人深感共鸣,友一时热议纷纷。

来自财政部的统计数据,近8年来,我国科技研发资金投入已经接近3万亿元。中国科协一项调查显示: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约四成。而其中很大的问题在于报销体制。

报销范围说不清

纸笔算,但书架不算,台灯不算

金陵生:在我看来,填表比起报销来只是小巫见大巫。报销那才是恶梦!

我们所规定周二返所,过去叫返所日,现在叫报销日。全埋头贴发票。现在会计成了辛苦的人。

燕都客:报销现在和过去比有多大差别?

金陵生:过去科研管理看成果,你只要成果做好了,不太管你钱怎么花,花钱也没有时间限制和严格的比例分配。现在花钱变成一个难题。好像有关部门将科研经费视为贪污腐败之源了,订下各种严格的规定,而麻烦也就随之而来。

燕都客:具体说说都有什么麻烦。

金陵生:就拿中国社科院的中国社会科学创新工程来说吧,花钱有时间限制,院里随时会来一个通知,说财政部门要求到几月经费必须花掉百分之多少。一到这时候,花钱和报销就紧张了。买书吧,制度有规定,每天在一家书店买书超过800元,要作为国有资产登记。您不妨算算,每天800元,三万多元购书款,要跑多少次才能花完?四十多次,还要不要看书啦?

燕都客:国家社科基金没有时间限制的。

金陵生:但国家社科基金也有比例呀,得算着差旅费花多少,买书多少,过与不及,结项都会有麻烦的。差旅费更是烦人,要求车票、住宿费齐全,住朋友家里不行,半路有人约讲演,接送少了一段车程,往返地点对不上不行。至于办公用品,没有人能说清楚它的范围,只知道什么不算。纸、笔、文件夹算,但书架不算,台灯不算,眼镜不算这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办公用品。所以,怎么把钱花出去,就成了很劳神的事。

为堵住虚假报销的缺口

却明显成了新的腐败途径

燕都客:话题有点扯远了,还是回到报销上来吧。加强科研经费管理,不是为了堵住虚假报销的缺口嘛,不严格怎么行呢?

金陵生:防虚假报销是为了节制不当开支,终目的是要避免浪费,尤其是国有资产流失,损公肥私。但是,人力不也是一种资产吗?现在,消费要刷公务卡,而许多商店、邮局、打印店、私营书店等等,都无法刷卡。为了刷卡,就要耗费许多时间和精力。再者,明明在家门口就能买的东西,比如纸笔、文具什么的,因为没有正式发票,只得去大商场。东西贵不说,要多跑路吧?另外,大到电脑,小到打印纸、墨盒,都要走政府采购渠道。然而这政府采购可不是随时等着你的,一年两次。难道你为了买一包打印纸,要等半年么?即使正好赶上政府采购申报,一看目录和价格,那是一个滞销品大卖场啊!型号老旧不说,价格还高于市面不少。没办法,只得通过复杂的申报、采购程序,再多花些冤枉钱。本是为了杜绝腐败的措施,却明显成了新的腐败途径。这就是合理不合法,合法不合理。结果则是学人精力和时间的极大浪费在中国似乎很少将人力资源的浪费当回事儿,就好像不将噪音计入环境质量一样。

燕都客:照你的说法,就不该杜绝虚开发票的路么?

金陵生:我不是这个意思。凡制定措施,必指望发挥实际效用。一张税务登记证复印件,能在多大程度上减少虚开发票、防止虚假报销的漏洞,还是个疑问发票漏洞的关键全在于开发票的人,现在的约束却落到消费者头上,这本身就是很可笑的思维错乱。

科研经费到底是公款

还是对研究者的智力补偿

燕都客:站在管理者的立场,当然要清楚所有的经费是怎么花出去的。怎么能随心所欲地花钱呢?

金陵生:我们看问题的根本差异就在这里。我不认为科研经费是公款,而做研究就是拿着公款替国家干活。科研经费本质上是对研究者的劳动及其成果的合理补偿。研究者花钱做完了研究,他的成果就是对纳税人、对国家的交代。

燕都客:科研经费怎么不是公款呢?

金陵生:您的看法显然反映了一些政府部门及社会上相当一部分人的观念,但这是值得商榷的。在今天,对绝大部分做研究的人来说,研究都不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当今学者的主体是大学教师,他们的本职是教学,工资则是授课的报偿。他们本无做研究的义务,做研究是教学之外的额外劳动,科研经费则是对这部分劳动的补偿。

燕都客:目前的规定,在科研经费中不是已含有智力补偿吗?

金陵生:在现有的报销制度下,各行各业所有涉及报销行为的人,大概没有可能不违法,除非他放弃报销。

上策是提高教授的工资水平

如果做不到,那么就放宽经费使用的限制

燕都客:说了半天,我终于明白你的想法。国家只要把钱拨给你们,一人一张卡,随你们怎么花,科研就能做好啦?

金陵生:极端一点说,正是这样。结果会节省很多人力物力,产出的成果起码不会比现在更坏。学人事务减轻了,心态正常了,学问就会良性滋长。目前为中国学术计,上策是提高教授的工资水平,不要让科研经费成为菲薄收入的重要补充,这就可以避免学者搞短平快;如果这一点做不到,那么就放宽经费使用的限制。既然国家不会吝啬替刘翔买双好跑鞋,又为什么不能让我们买副好眼镜呢?

燕都客:你的看法或许能代表一部分学者的看法,但多数学者和管理机构肯定是不会认可的。那么一来,岂不会导致科研经费使用的无政府状态?

金陵生:绝不会的。管理部门是代表国家和纳税人的买主,货不好可以不要,可以责成研究者退款,甚至可以先货后款。要想让鸡多生蛋,生好蛋,办法有很多,但不好的办法只有一种,就是苛刻地限制它的饮食方式,让生蛋变成复杂而麻烦,需要早晚劳神不已的事。


标志杆厂家
盐酸米诺环素
如皋市不锈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